Friday, July 27, 2007

温故一下就好

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认为消逝的那些自己,根本不曾离开,是我把他们给遗忘了。


整理家务,打扫一番。
发现一些照片,照片里的自己,应该是6年前的自己。

我没有发现照片前,我一定不会再回忆那时的情景、那时的心情、那时身边的人物。
我遗忘了,我的过去。当然也没什么好回忆的,毕竟是过去了。

如今,要回忆,还是能感觉到那时的一切。
好吧,容许这是最后1次,感觉那些过去。

完毕。

把以前能找一大堆理由留下的照片,
现在,撕掉。

丢进再也不会回来的垃圾桶里。

Wednesday, June 06, 2007

放弃

如果结交到一个让自己担心的伴侣,不如不交。
如果一个感情让自己不开心,不如不要在一起。

是时候改变了。

放弃这段不安的心情。
放弃这不快乐的环境。

还有,
放弃你。

不再多说,因为都是废话。

Wednesday, March 21, 2007

稳定和平淡

当男生认为是稳定时,而女生认为是平淡了。

又是一个没有达到平衡点问题。
两者的思想,有时就会出现那么极端的。

一段感情,由它的美好的开始,到热恋期,然后到稳定期。
稳定的换来的是平淡的开始。

当太了解,不需再去表现紧张彼此,
那些细腻的关心也渐渐减少的时候,

是因为大家都放心了。

我很害怕这样的感觉。

妈的,快去制造惊喜啦!

Tuesday, March 13, 2007

孤单寂寞




能够在单独一个人的时候,不觉得孤单;
在冷清的时候,不觉得寂寞;
在空闲的时候,不会无所事事,
所靠的是内心的丰富与充实。


昨晚,下了一场大雨。我忘记了,天,有下雨的时候。

没有雨伞的我,下了巴士,只好停留在能让我避雨的地方,即那小小的巴士站。

雨越下越大,风也越吹越起劲。
我也被雨弄湿了一些。

20分钟后,感觉有点冷,也有点累了。还要呆多久呢?我不懂。打电话给室友,要麻烦她来接我,但,她不在家。

我很无聊,身边都是那些马来人。他们都有伴,可以互相埋怨或谈话来消磨时间。只有我是独立的,在他们之中,当然我也不想讲话。

无聊的我只能四处张望还有拍黑黑的雨天。突然想起友人曾经提的一句话:"我终于明白,原来是我很无聊想要有人陪!"

Wednesday, February 28, 2007

同学会

生命是个过程。
可悲的是它不能重来;可喜的是它不能重来。

同学会又来了。真开心,和我爱的朋友们聚集。

这次,又被他们几个“弄” 哭了。我真的敌不过他们对我的感动。
妈的!
我的掩饰,也告吹。

同学会,好像演变成我一整年总结那些不开心的发泄日子。

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给什么解释,在他们几个面前,就狂哭一下下。
眼泪掉完后,我依然是我。 我就是小孩子一个。

在一起的,玩游戏、浅酒、吸烟、谈天说地、吱吱查查、沉默、分享……狂欢到天亮。

看着大家慢慢的成长,是幸福的。
他们,在我生命里留下许多回忆。

顿时,很怀念过去些小插曲,也觉得生命是个过程。

天,给每个人的生命是一样的,看你怎样去应用而已。
大家都不一样了。过去也是,现在也是。

他们也懂,我比以前变得更沉默了。

2007年的初二傍晚直到初三早。我的狂欢。

Sunday, February 18, 2007

分享个被我抄袭的文章

我们有的是手表,他们有的是时间。

一个是日出就打猎耕种,肚子饿了就吃野食蔬果的贫穷民族。
一個是生活在大都市中,像你我他一样的人们。

究竟谁比较快乐呢?

这不能比较,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快乐与烦恼。
若真要比较的话,
那他们的快乐是单纯的,而我们的快乐则比较复杂。

我们有手錶,可是卻常常忙得沒时间。
他们沒有手錶,他們生活即自由又自在,时间可是多得很。

开始的人类生活本來都是很自由自在的种种田、打打猎、吃得饱、睡得好就没什么好烦恼。
但人类嘛,是個有智慧的动物。
有智慧就有欲望,有欲望就有工作。
有欲望,快乐自然变得不容易得到。

(文章:抄袭,有经过的同意。但,本人有编辑些。)

Saturday, February 17, 2007

一份礼物

那礼物已经发霉了,不,应该生虫了,虫也变蝴蝶了,然后蝴蝶也死了。

一份礼物,还在我手上,永远都没有人懂,包裹里是什么东东的。
一份礼物,我把它藏起,等待一天打开它,然后由我成为它主人。

曾经是多么开心的把它包裹起来,所以要我打开它,一定也是要开心的心情。
但是,不是现在。

把它,转送给他人? 不可能,它只属于你的,不然就是属于我的。

礼物,当我创造了它,是开心的。
礼物,当我选择了它,是幸运的。

可是,礼物,还在我身边。

那礼物,原本是有它意义的存在。
渐渐地,
它的意义,也不懂是什么了。